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11) | 1 |

李天恩 撰 
 
初接觸佛教的時候,知道解脫道上的戒定慧三學。禪定的修習屬於定學,可以提高我們的專注力及定力,在日常生活中能夠察覺身語意三業的造作及其善惡的影響。禪修了一段時間後,比較能夠安忍於當下,情緒的波動亦較少。當心能夠體察到伴隨情緒生起的心理、生理反應時,自然能夠對治情緒。當自己感到心跳加快,血壓上升,眼前冒火時,心中馬上意會到憤怒情緒的生起。當自己能夠正視憤怒情緒時,亦較容易警覺到自己會否因情緒的牽動而作出犯戒的說話和行為。當然定力的培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日常修習的時候,常常發覺自己的心已經被情緒帶到了老遠的地方而自己還未有足夠的定力觀察得到,舌頭及肢體都已不受控制地作出無可挽回的惡業。此時如果只是怪責自己,抱怨禪修或自己沒有用處,則非但不會帶來改進,反而會使自己失去信心。惟有思維情緒是何時生起?是否在身體有生理反應前已經產生?是心緒的好惡或是概念的好壞就足已會產生情緒的反應?情緒又怎樣和在何時不受控制而爆發?在整個過程為什麼未能提起正念?等等。我們吸取經驗後,才能為下一次的"情緒管理"作好準備。如是者經過無數次的實習,找到了心的特性及運行的機制。可見禪修有助我們守持五戒,使我們遠離惡業,淨化自己。其實禪修就是進行心靈的實驗,藉特定時段的高度精神上的專注,留意自己心中情緒及意念的生滅,並探求自己特殊的,個別化的心理運行機制。就算進行粗顯物質的物理學實驗時,我們都經常遇到失敗,那麼有關心識的心靈實驗就更需要時間和毅力。要能夠取得豐碩的成果,就要通過不斷的努力和嘗試。以上所說的是禪修與戒學的關係。禪修與慧學的修習又有何關係呢? 
 
〈法句經〉276節指出如來只是說法的導師。只有我們努力進行禪修,才能解脫魔王的繫縛。因為聽來的佛法只是表面的知識,即使思量過後並認同其真理,亦只是我們腦裡的概念。只有經修行、實踐並印証佛法,我們才能真正地契入其中。所以禪修是聞、思、修中最後亦是最重要的階段。佛陀所教的四聖諦、八正道是需要我們的身語意實現的。如若沒有日常生活的修習,那麼所有的經教只屬紙上談兵,說食不飽。 
 
既然我們要從自己的實踐中來學習教法,而各人的身心狀態和所處環境又各別不同,如何實踐八正道就會有所不同。這樣看來,我們是否可以將佛陀的經教視作實驗的假設?各人要通過進行禪修實驗所得出結果,摸索出自己通往真理的道路。經典的論述,善知識的提點和周圍的環境只是外在於心靈實驗室的條件。例如: 
 
(1) 老師教導說要專注於所緣境上,練習提高正念。惟有自己經過嘗試,總結經驗(其中成功的少,失敗的多),再次努力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所緣境及體味正念的真正意思; 
 
(2) 三法印說:「諸行無常,諸行是苦,諸法無我」。我們口頭說得輕鬆平常。但真正的意思是什麼?這個色身具足的自己又怎會是無常、苦和無我的呢?怎樣知曉?只有經過禪修時心念的專注,達到一定的定力,我們才能初嘗"無我、無常"的法味。 
 
話雖如此,要做到定慧雙修,在禪定中體味教法,實在談何容易。故我以為只可以作為個人的長遠目標。 
 
反之,我在經過一段時期禪修後才發覺它所帶來的心態的改變。也許我們處身於現今社會,慣於凡事爭勝,盡量爭取對事物的控制。遇到挫折時我們便感到灰心、失望。所以初時開始禪修太在意一座的時間、姿勢是否正確及入定的深淺。有成果時便以為得道,遇有身體痛楚或受外間干擾時,就會不耐煩。心中的起伏比起禪修前還是多。後來漸漸明白"好"的經驗與"壞"的經驗都是無常的,都只是心中期望的產物,亦同樣是同一個心的不同狀態而已。重要的是練習捨棄不必要的期望與無用的情緒,一心專注於當下的經驗。同時我們明白這種捨心修習不是助長懈怠,不是放任心的散亂。相反這是一種積極的人生態度,能帶來正面向上的力量。 
 
我相信佛陀所教的解脫道無論是開始,途中還是末段都只會帶來心靈的正面效益。而我短短的禪修經驗,雖然都只是初嘗其滋味,已足以印証我這個信念。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