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4. | 佛學園圃
修行問答 (2) | 1 | 2 | 3 | 4 |

蕭式球 撰

問: 我們學習很多東西都說要打好基礎。若禪修與學佛要打好基礎的話,應怎樣入手呢?
答: 這是一個很實用的問題。首先從學佛方面說起,原始佛教的修行道路是八正道,八正道通往湼槃,所以是一條聖者之道。在八正道當中有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一共八個修行環節,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第一個的環節正見。正見是八正道的基礎,修行者修習正見,就是確立對四聖諦的認識,當一個人通達四聖諦後,內心便會有一種只有聖者才有而凡夫沒有的質素,就是這個正見。確立正見的人,會清楚明白:世間是苦,苦因是貪欲、瞋恚、愚癡,滅除貪欲、瞋恚、愚癡便能滅苦,八正道是滅除貪欲、瞋恚、愚癡的途徑。
  佛教中的修行人要有正知正見,這是學佛的根本與基礎,而在原始佛教中的正知正見,就是明白苦、集、滅、道四聖諦。欲要確立正見,可通過善知識的教導,或研讀原始佛教的典籍,或參加一些原始佛教義理的佛學課程。有了正見的基礎後,修行人自然會一一帶出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其餘七個環節的修習。正見會為修行者帶來一個向善、向解脫的意向(正思維),帶來一個良好的戒行(正語、正業、正命),帶來一個良好的心靈(正精進、正念、正定)。這些良好的質素能夠對治貪欲、瞋恚、愚癡,使人生質素提昇,使生死流轉的動力枯竭。這一切都從正見開始。以下是一篇有關正見與八正道的經文: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日出有它的先導、有它的前相,這就是曙光。同樣地,八正道的生起有它的先導、有它的前相,這就是正見。
  “比丘們,一位有正見的比丘,將會勤修八正道。
  “比丘們,為什麼一位有正見的比丘會勤修八正道呢?因為,正見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見,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思維,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語,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業,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命,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精進,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念,會使他修習能帶來出離、無欲、寂滅、放捨的正定。就是這樣,正見會使這位比丘勤修八正道。”
  
  ──《相應部.四十五.五十三.正見之一》

  如果明白 “禪修就在八正道之中” 這個道理的話,便會知道正見也是禪修一個重要的基礎。禪修若有正見作為主導,便會清楚明白慈心的修習就是要對治瞋恚;修止就是心離五蓋以對治貪欲與瞋恚;修觀就是明白無常、苦、無我,從而帶來厭離與無欲以得解脫,這就是對治愚癡。對修解脫道的禪修者來說,正見是不可缺少的,唯有正見的確立,禪修者才有一個確切的修行方向。
  至於禪修本身,也是有它自己的一些基礎的,覺知可算是禪修的根本。帶著覺知來坐禪,是原始佛教禪修的其中一個特色。在坐禪中如果帶著覺知,不論所修習的是什麼方法,內心都不易昏昧,也不易受外間聲音的騷擾,能夠時刻知道自己內心所處的狀況,也能使禪修者深入了知各種法理。
  覺知和正念是關係密切的兩種禪修質素,一個有正見的禪修者,若內心帶有覺知和正念的話,能使心靈高度提昇。所以,佛陀常常這樣勉勵他的弟子:

  12.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比丘應該保持念和覺知,這是我給你們的教法。
  “比丘們,什麼是一位有念的比丘呢?比丘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比丘們,這就是一位有念的比丘了。

  13. “比丘們,什麼是一位有覺知的比丘呢?比丘在往還的時候,對往還有覺知;在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的時候,對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有覺知;在屈伸身體的時候,對屈伸身體有覺知;在穿衣持缽的時候,對穿衣持缽有覺知;在飲食、咀嚼、感受味覺的時候,對飲食、咀嚼、感受味覺有覺知;在大便、小便的時候,對大便、小便有覺知;在行走、站立、坐著、睡覺、睡醒、說話、靜默的時候,對行走、站立、坐著、睡覺、睡醒、說話、靜默有覺知。比丘們,這就是一位有覺知的比丘了。比丘們,比丘應該保持念和覺知,這是我給你們的教法。”

──《長部.十六.大般笑n.第二誦》(選段)

  我在禪修初班的課堂中也時常提到,覺知、祥和、止息、捨離是禪修四種基本而又實用的質素。這樣說的目的是讓各界人士──不一定是修解脫道的人──易於掌握與理解禪修。在坐禪中若帶有這四種質素的任何一種,禪修便不會 “交白卷” ;在日常生活中若能帶出這些質素,便會為人生帶來一份警醒、善意、平穩、自在。覺知、祥和、止息、捨離這四種質素也可以說是禪修的基礎,祥和連接慈心,止息跟 “止觀” 中的 “止” 有關,而覺知與捨離則跟 “觀” 有關。

問: 我得了一個絕症,復原的機會很渺茫,我學佛與禪修都有一段日子,完全明白人生無常的道理,我應怎樣走完人生最後的路程呢?
答: 很抱歉聽到你這個問題。我面對這方面問題的學員不多,但從歷屆以來禪修課程的學員中,也是有好幾位學員跟你的處境相若的。他們有幾個共通的特點,就是能從容地面對死亡,從容地面對身體的痛楚,對己及對人有一份祥和的心境,對自己身心及世間事物都能夠放捨。當我在探望他們的時候可看見,沒有學佛與禪修的人,是找不到像他們那樣高的質素來面對死亡威脅的。
  原始佛教的中心思想,就是確認人生是苦及從苦之中解脫出來。學習佛教的法義能助人確認人生無常與苦這個事實,從而明白放下執著而得解脫的道理──這稱為苦、集、滅、道的正見。加上禪修的學習,更能為內心帶來覺知、祥和、止息、捨離等質素。有正見與禪修的人,在順境之中不會放逸,不會忽略提昇人生的質素;在逆境之中不會氣餒,不會令自己苦上加苦,也能用自己所修習的質素來超越各種苦惱。
  我面對那幾位學員都是學佛與禪修有數年或以上的人,他們像你一樣都是對佛法很明瞭的。我只是歸納數點來提點他們一下而已。第一點是確認 “眾生必有老死” 這個事實。有這種正見的人不會逃避死亡,會用一種 “盡心療病但又不懼死亡” 的態度來面對自己的疾病,這是一種最好的面對病患的態度。
  第二點是反觀自己所擁有的智慧與福德。智慧與福德是聖者的財富與心靈的財富。明白這兩種財富寶貴之處的人,即使物質貧乏或身患疾病,這些逆境也會成為一件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此外,有正見的人都會明白,一個人離世後,錢財與親屬等所有物質的東西都帶不走,唯有智慧與福德能夠隨身而去。以下經文尤其是偈頌的部分跟以上兩點互相呼應,內容是說,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有正見,這四法能潤澤福德(這四法也是解脫道的基本)。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有四法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什麼是四法呢?
  “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佛具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他明白: ‘這位世尊是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 這就是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的第一法。
  “比丘們,再者,一位聖弟子對法具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他明白: ‘法是由世尊開示出來的,是現生體證的,不會過時的,公開給所有人的,導向覺悟的,智者能在其中親身體驗的。’ 這就是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的第二法。
  “比丘們,再者,一位聖弟子對僧具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他明白: ‘世尊的弟子僧善巧地進入正道,正直地進入正道,方法正確地進入正道,方向正確地進入正道,是四雙八輩的聖者;世尊的弟子僧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 這就是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的第三法。
  “比丘們,再者,一位聖弟子有智慧:他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這就是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的第四法。
  “比丘們,這四法能潤澤福德,潤澤善報,是快樂的成因。
  “比丘們,具有這四法的聖弟子,是不易計量出究竟他有多少福德、多少善報、多少快樂成因的,只能算出他有一個無量無數的大福德聚。”
  世尊再說:
  “福德善行皆建立,
  不死之道常勤修,
  此人得法向滅盡,
  無懼死神之到臨。”

──《相應部.五十五.四十三.潤澤之三》

  第三點是用慈、悲、喜、捨來超越逆境。在患病的境況中常要面對身體的痛楚,也要面對自己與他人的各種情緒。內心安住在慈、悲、喜、捨──尤其是悲心與捨心之中,有助舒緩身體的痛楚及平息各種負面情緒。缺乏慈心的人,常因逆境而帶來許多瞋恚、抱怨、哀傷等不善的內心質素。
  第四點是以捨離之心讓自己從逆境之中抽離。以厭離、放下我執的態度來面對逆境,這是一種觀慧的修習,這種修習直達苦的根源,助修行者達到 “身苦心不苦” 的境界。
  第五點是在患病的時候多修習意善行。人在患病時,內心其實是有很多空間的,這時沒有太多的身行與口行,修行者可利用這些時間修習心念處,守護內心,多把內心擺放在美善的心境之中。
  每個禪修者都知道,修行主要在日常生活之中著手,日常生活有修行的人,在患病的時候不用刻意,內心自然不會放逸,不會忘失慈心,不會忘失智慧,因為若放逸與忘失的話,苦便會大量湧現出來。
  佛世時,若出家或在家的佛弟子患了重病,很多時都會請佛陀或一些大弟子來為自己說法的,目的是在危殆的關頭聆聽法義,提起一下自己的道心。而佛陀或大弟子這時所說的法義主要是 “確知無常,放下執著” 這方面的義理為主。以下經文是一列: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毗羅衛釋迦人的榕樹園。
  世尊在迦毗羅衛雨季安居,在雨季三個月之後,一些比丘為世尊縫衣,他們心想: “三個月過去了,縫完衣之後,世尊便會去遊行說法了。”
  釋迦人摩訶男聽到世尊將會遊行說法的消息,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聽到世尊將會遊行說法的消息了。大德,一位有智慧的優婆塞,應怎樣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呢?這是我沒有在世尊面前聽到和受持的。”
  “摩訶男,一位有智慧的優婆塞,應以四法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問他對佛有沒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能否明白:這位世尊是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以此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
  “問他對法有沒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能否明白:法是由世尊開示出來的,是現生體證的,不會過時的,公開給所有人的,導向覺悟的,智者能在其中親身體驗的──以此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
  “問他對僧有沒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能否明白:世尊的弟子僧善巧地進入正道,正直地進入正道,方法正確地進入正道,方向正確地進入正道,是四雙八輩的聖者;世尊的弟子僧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以此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
  “問他有沒有聖者所推崇的戒──他的戒能否不破、不穿、沒有污垢、沒有污點、清淨、受智者稱讚、不取著、帶來定──以此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
  “摩訶男,一位有智慧的優婆塞,應以這四法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
  “以這四法來慰問一位生了重病的智慧優婆塞之後,再問他對父母有沒有不捨。
  “如果他說對父母不捨的話,便對他說: ‘賢友,這是死亡的本質,無論你對父母不捨或沒有不捨,死亡都會到來。如果賢友能放下對父母的不捨就好了。’
  “如果他說放下了對父母的不捨,便問他對妻兒有沒有不捨。
  “如果他說對妻兒不捨的話,便對他說: ‘賢友,這是死亡的本質,無論你對妻兒不捨或沒有不捨,死亡都會到來。如果賢友能放下對妻兒的不捨就好了。’
  “如果他說放下了對妻兒的不捨,便問他對人間的五欲有沒有不捨。
  “如果他說對人間的五欲不捨的話,便對他說: ‘賢友,天界的欲樂比人間的欲樂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人間的欲樂而轉向四王天的欲樂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人間的欲樂而轉向四王天的欲樂,便對他說: ‘賢友,三十三天比四王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四王天而轉向三十三天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四王天而轉向三十三天,便對他說: ‘賢友,夜摩天比三十三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三十三天而轉向夜摩天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三十三天而轉向夜摩天,便對他說: ‘賢友,兜率天比夜摩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夜摩天而轉向兜率天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夜摩天而轉向兜率天,便對他說: ‘賢友,化樂天比兜率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兜率天而轉向化樂天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兜率天而轉向化樂天,便對他說: ‘賢友,他化自在天比化樂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化樂天而轉向他化自在天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化樂天而轉向他化自在天,便對他說: ‘賢友,梵世間比他化自在天更優勝、更細妙。如果賢友能心離他化自在天而轉向梵世間就好了。’
  “如果他說能心離他化自在天而轉向梵世間,便對他說: ‘賢友,梵世間是無常的,不牢固的,屬於有身的。如果賢友能心離梵世間而轉向於有身的息滅就好了。’
| 1 | 2 | 3 | 4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