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4. | 佛學園圃
修行問答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蕭式球 撰 
 
前言
 
在多年來的禪修班和禪修研討活動之中,曾和不少學員和同修探討過各式各樣的問題:有禪修方法的,有佛教義理的,也有關於日常生活的。當中所提出來的問題有很多對禪修者甚至非禪修者都有很大的參考價值。本欄選取其中一些問題,加以整理之後,和各位讀者一起分享。 
  
問:我是一個初學的禪修者,每天用多少時間坐禪才合適呢? 
 
答:這視乎每人的情況而定,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若一個初學者,我建議坐禪的時間不需太長,可以每天坐一次或隔天坐一次,每次約二十分鐘來開始。當坐了兩三個月之後,身心開始習慣坐禪時,然後把時間逐漸增加,如每星期或兩星期增加一分鐘,一直增加至每天坐禪三十至四十分鐘。對一個初學者來說,每天坐禪三十至四十分鐘是很不錯的。 
 

問:我可以用鬧鐘來提醒時間嗎? 
 
答:可以。當使用鬧鐘時,可用毛巾蓋著它或把它放進抽屜堙C這樣做一則可使我們不會在坐禪當中分心睜眼看時間;二則當響鬧時聲音不會太刺耳。 
   
 
問:禪修常說“放下”,這可不是消極的人生態度嗎? 
 
答:不是這回事。放下是執著的相反,放下就是不執著。誠然,一般人的“積極”大多是以執著作為推動力的,若是放下──即是不執著時,人生的積極性也就發揮不起來了。禪修者是積極的,不積極的人也難以做一個好的禪修者,但禪修者的積極不是以執著作為推動力,而是以智慧作為推動力的,所以,即使是放下,也有積極的人生態度。 
 
再者,以執著作為推動力的積極往往帶來執著的雜質,如固執,情緒用事,遮蔽理智,為個人的喜好等來積極,但以智慧作為推動力的積極則沒有這些雜質。 
 
一個眼前的實例。你可看到在禪修班之中,每次總有一些同學和義工大清早便到來開設坐具或負責簽到工作,這就是同學們“放下”他的睡眠時間,義工們 “放下” 他的假期來服務大眾的。如果沒有“放下”的質素,他們未必會積極地服務大眾的。 
   
 
問:禪修好像有很多不同的境界,最高的境界是什麼呢? 
 
答:在原始佛教的教義之中,貪欲、瞋恚、愚癡的徹底熄滅,就是禪修的最高境界,這也就是八正道的修行工作徹底完滿。 
 
  
問:近日香港發生很多政治事件,一些朋友更叫我參與其中。佛教徒對此應採取什麼態度呢? 
 
答:人類的生活是群居的生活,政治是治理群體事務的方法,所以人們的生活總是離不開政治的。佛世時,佛陀和比丘們過著出家的生活,並不參與俗世的政治事務,但偶爾也有一些國王、大臣等政治人物找佛陀談論國事,而佛陀也給予他們一些正面的意見的。當時印度南方的大國是摩揭陀國,國王是頻婆娑羅;北方的大國是拘薩羅國,國王是波斯匿。兩個大國的國王都是佛陀的弟子,兩國之中還有很多大臣、富商等在政治上影響深遠的人物都是佛弟子,他們有影響力,有治世的方法,也有德行上的操守,所以兩個國家國勢強盛,人民也安穩豐足地生活。當明白以上的情形後我們可知道,如果參與政治活動能為社會帶來積極、進步、公正、美德等正面的推動力的話,在家的佛教徒是可以參與甚至是應該參與的。 
 
在另一方面,我們亦要清楚知道一個事實:社會上很多人都有不同的貪、瞋、癡習氣,而政治圈中又牽涉到龐大的權力、金錢、宗教、理念等利益,所以做成不少政客品流複雜,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擇手段。因此,我們應理性地觀察衡量該項政治活動能否為社會帶來正面的推動力,然後自行決定參加與否。若參與其中只有為社會、他人、自己製造更多衝突和矛盾,令社會倒退的話,佛教徒只好退一步做一個奉公守法、關心社會的良好公民,而把精力用在參與佛教團體或其它社會團體的義務工作之中,把精力用在做好自己工作本份之中,把精力用在盡好家庭責任之中,或把精力用在自己的修行道路之中,這同樣能為社會,為家庭,為自己帶來正面的推動力。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