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31. | 佛學園圃
鳩摩羅什致慧遠法師偈 | 1 |

馬少雄撰

                     

鳩摩羅什約於公元三四三或三四四年生於龜茲。後秦主姚興在弘始三年(公元四○一年)迎請他到長安,據僧肇所著《鳩摩羅什法師誄》載,他在癸丑,即後秦弘始十五年(公元四一三年)卒於長安大寺,終年七十歲。羅什在長安期間,積極進行譯經,據《出三藏記集》記錄,他共譯經三十五部,二百九十四卷。他譯出的經論對後世影响很大。他還通過翻譯把龍樹的中觀學說介紹到中國來。

 

羅什譯經雖多,但著述甚少,且很多著作今已不存,故對其自身之學說,難以測知,但從他答慧遠法師書中所撰之一偈,亦可見其佛學修為造詣之深,及對般若空義之全面把握。此偈文字不多,但喻意幽深,現引述於後:

 

「既已捨染樂,心得善攝不?若得不馳散,心入實相不?畢竟空相中,其心無所樂。若悅禪智慧,是法性無照。虛誑等無實,亦非停心處。仁者所得法,幸願示其要。」

 

近代大思想家熊十力先生曾為此偈作略釋,湯用彤先生在《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中,即加以引錄,可作我們研究此偈時參考之用。

 

羅什此偈乃論說禪定中對實相之把握,並指出若只做到捨離貪欲,心不馳散之境界仍未能把握畢竟空之實相,因仍有能取所取之相。而在畢竟空中,一切能取所取皆空,故樂而無所樂,照而無照,如此方為究竟。

 

 

偈文首二句:「既已捨染樂,心得善攝不。」熊先生釋云:「『染樂』謂貪欲等。『攝』謂心不外馳。『不』讀『否』,發問詞,下准知。言既已捨離貪欲等染法,令不現起,此心遂得善自凝攝,不復向外馳求散亂否耶?蓋貪欲等習氣潛存,雖暫被折伏,若止觀力稍一鬆懈,則猶有乘機竊發之虞。止觀者,此心畬刉殊K而不散亂名『止』,畬匟移雂@切法而不迷謬,名『觀』。即止即觀,乃就一心之相用而分別言之耳。」

 

此處羅什先設一問,以顯示雖然能達到捨離染樂,而我們的心仍未能善自攝持。因為在禪定中,運用的就是止觀之力。而所謂止就是使此心在定中經常凝聚等持而不會散亂。至於所謂觀就是對一切法有一明瞭清晰之了解而不會產生迷誤邪見。如果能夠做到遠離貪欲染着之煩惱,雖是難得,但由於煩惱之習氣只是暫時被壓伏,故當定力一鬆懈,則很可能會再起來擾亂我們的心。如此只是做到捨離染樂,心仍未能得到攝持不亂,離開得證實相仍很遙遠。但如果能夠做到心不散亂,也就是止觀之工夫已相當到家了,那麼是否能深入諸法之實相呢?接着下來的二句偈文即提供了答案。「若得不馳散,深入實相不?

 

此處羅什再設一問。熊先生釋云:「入者證入實相,猶云本體,亦謂真如,克就吾人而言,即本心是也。雖止觀力深而心不馳散,然梁習根株,猶復未盡,但加行無間,即未離能取所取相,如何可說證實相耶?……

 

雖然能夠以止觀之力調伏煩惱,更令心不外馳散亂,但這亦只是在定中暫得心止而已。而由於無明習氣仍存,故此種工夫只能算是一種加行,即加強我們調伏煩惱,攝心等持之能力。在此一階段,由於未能得證智慧,故未能達致能取所取皆空。既仍有能所相待,即未可得證入能所雙忘,空有並遣之諸法實相境。

 

 

究竟在羅什看來,實相之境是怎樣的呢?偈文云:「畢竟空相中,其心無所樂。」熊先生釋云:「畢竟空者,一切取相皆空,故能取相亦空,能所取相皆空,故空相亦空。都無一切相,故冥然離繫,寂滅現前(滅者滅諸雜染。寂者寂靜不取於相),是名畢竟空相。至此則心無所樂,方是真樂。若有所樂者,即未能泯一切相,未得離繫,故非真樂也。」

 

羅什譯《大智度論》卷三十一云:「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有為法與無為法乃包攝一切法,現皆遣破為無自性,亦即一切法皆空,也就是畢竟空。羅什譯《華手經•求法品》亦云:「何謂為空?無一切法故名為空。……若於法中乃至決定有毫末相,即是着相,着我,着人,着眾生相,着諸法相。是空法中無此諸相,故名為空。」空中無一切法,亦無一切相,若着諸法相,即不名空。

 

由此看來,羅什所謂之畢竟空,乃空一切法,空一切相,故一切能取所取皆空,所以可以離無明煩惱之繫縛,而能滅除眾苦,寂然不動,得證大樂。但此處之樂乃樂而無樂相,亦無所樂,如此方為實相之真實之樂。

 

 

羅什在偈中再進一步闡明:「若悅禪智慧,是法性無照。虛誑等無實,亦非停心處。」熊先生釋云:「悅禪即有所樂,猶有所取相,故智慧未泯能取相也。……無照者,非如木石頑然無有照用,以即體之照,雖復朗然遍照,而無照相可得,故云無照。若有照之心,便是虛妄分別相,故云虛誑等無實也。若認此虛妄分別之心以為本心,即是認賊作子,乃自害也。故云亦非停心處。停,猶止也,言心不可止於虛誑無實之域也。此中申明畢竟空相,而歸極於照,而無照則智慧相亦不可得,若有智慧相可得,則心非智慧也,直是虛誑無實之妄識而已。」

 

如果以能體證空境而對此禪定智慧產生悅樂,則是未能得畢竟空。因為此舉乃着空相,所以是有所取,如此亦會使我們在禪定中耽着於空境,並沉迷於證空之樂,這樣便淪為執空。依於畢竟空,應是「空亦復空」,若一着空,即仍有虛誑無實之執,如錯把心止於此,則是大錯特錯矣。因真實之法性中,雖照見諸法皆空,朗然遍照,但實在是照而無照相,如此方為般若之真實大用。即在得證般若空慧中,諸法實相,自然朗現,無一絲一毫增減,本然如是。若有所添加,即非得證真實之畢竟空。

 

偈頌最後二句乃羅什自謙之詞,「仁者所得法,幸願示其要。」而縱觀全偈,羅什除詳析己所主張之畢竟空見外,亦對慧遠多方誘導,希冀引之入證實相之境。

 

羅什這首偈頌,陳義極高,其所論說之畢竟空義及實相義,正是佛家大義所在,是值得我們深入體會的。

 

【原載「法藏」(第五期)19879月,是次發表時略加修訂。】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