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31. | 佛學園圃
廣東韶關靈鷲山考察記 | 1 | 2 | 3 |

潘秀娉 撰  李葛夫 修訂

談到印度佛教傳入中國的主要交通路線,敦煌道應該是最為人所熟知。自東漢以來,不少印度及西域諸國的名僧論師,如東漢的支婁迦讖和姚秦鳩摩羅什,都是經由中亞細亞、新疆、由敦煌到涼州入關至長安。而中國首位出國求法的穎川朱士行和唐代高僧玄奘法師,亦是沿此路線西行求取經典的。 
敦煌道雖然繁盛,但並非中印佛法交流唯一通路。其實,離香港不遠的廣州,在古時便曾經是佛法來華的一個重要口岸。南朝時選擇海路的僧侶,很多經今日的錫蘭、爪哇、柬埔寨、河內(古稱交趾),再抵達廣州。東來的傳燈僧人求那跋摩、求那跋陀羅和真諦都是在廣州登岸的。這條海路稱為交廣道。取交廣道來華的僧人,有部份在廣東一帶翻譯佛經和傳教授戒,故此廣東省內仍遺留不少佛教古跡。 
為使學員對廣東佛教有更深刻的瞭解,志蓮淨苑文化部於年前組織了一個粵北佛教遺址考察團,目的地是韶關曲江及仁化縣一帶。韶關早在南朝時已有佛教活動,在廣州登岸的僧人不少經由韶關北上,求那跋摩和真諦便曾先後在此地停留,前者在曲江縣附近建寺講經傳法,後者則在始興郡建興寺翻譯了前期瑜伽行派及如來藏經典。 
真諦於梁大同十二年(五四六年)抵達廣州。他在中國佛教史上是與羅什、法顯、玄奘齊名的譯師。其翻譯之經論中,最具爭議性的莫過乎《大乘起信論》一書。《起信論》傳為印度馬鳴菩薩所造,內容探討如來藏的問題,提出「一心開二門」的教理,對中國本土佛教宗派如天台、華嚴、禪宗都有影響。換言之,它與隋唐及以後的中國佛教可謂關係至巨。然而此論隋唐時已被懷疑是偽作,爭論並一直延至當代。《大乘起信論》的思想既然廣泛而深刻地影響了南北朝以後的中國佛教,它的真偽問題,是值得學者繼續認真的審察、研究和考証的。 
至於求那跋摩,則是在宋文帝元嘉元年(四二四年)被迎請來華的,《高僧傳》記述他曾在始興停留歲許,期間因見縣中虎巿山外形與印度的靈鷲山十分相似,皆是「儀形聳峙,峰嶺高絕」,故此將虎巿山名為「靈鷲山」,並興建靈鷲寺。求那跋摩在山中講經傳法期間,曾示現種種神通,如在山寺中的寶月殿手繪羅漢像及定光儒童布髮之形,「像成後每夜放光,久之乃歇」,在山中遇虎時以手杖按虎頭抒之,老虎便自行離去,凡此種種,多不勝舉。 
據《太平寰宇記》所載:「靈鷲山臺殿宏麗,面象巧妙,嶺南佛寺,此為最也。」由此推知靈鷲山寺在當時必為南方佛教勝地。後至唐代鑒真和尚亦曾在此登壇授戒。然而經過一千多年,至清代以後已鮮有文獻提及靈鷲山或靈鷲寺。到今天寺已不存,而山的位置亦無人知曉。 
志蓮淨苑文化部這次考察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嘗試找出這座靈鷲山的位置,訪尋這個盛極一時的南方佛教重鎮,作為我們進一步研究廣東佛教,尤其是韶關地區佛教活動的一個開端。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